icon
当前位置:

澳大利亚前总理:莫里森政府为了取悦美国而挑

  中新网9月3日电 据澳洲网报道,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(Paul Keating)9月3日在澳媒《澳大利亚金融评论》发表了题为《莫里森政府为了取悦美国而寻衅中国》的文章,他认为,澳大利亚同盟党政府疏忽本国的利益,将澳大利亚推向与中国政府抗衡,重要是为了让澳大利亚被视为美国的“曲意逢迎”的助手。

材料图为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

  文章摘编如下:

  莫里森政府对中国进行不用要的挑战,是在把澳洲引向战略逝世胡同。

  中国没有攻打或逼迫其他国家参加一个大联盟,也没有输出某种广泛的意识状态。

  大问题在于,中国现在是一个简直和美国一样大的国家,而且有可能变得更大,这对美国必胜主义者来说是不可谅解的罪过。这个问题已经影响到那些奉承美国的澳人身上,中国怎么敢无视美国经济的上风!

  一些美国人被中国的崛起吓坏了。中国的突起基本不在美国的剧本里,中国的存在是对美国自以为“例外国度”这一律念的公开触犯。

  澳洲是一个没有与其余国家交界的大陆,与中国没有国土争端。事实上,中国间隔澳洲海岸有12个小时的飞翔时光。然而,联邦政府通过其外交政策的无能和阿谀美国的行动,实际上使咱们与中国陷入了一场暗斗。

  现在的问题是,澳洲驻美大使斯诺迪诺(Arthur Sinodinos)“夺取”外交部长的角色,他曾宣布申明称,现在,中国在太平洋地域的“胁迫行为”是比“9·11可怕袭击事件”更大的要挟,太平洋独特防守组织(ANZUS)将加快军事和经济配合,反抗中国。斯诺迪诺甚至虚构出中国对“我们治理海内经济的方法”进行挑衅。

  有哪个理智的人会认为中国的各种商业禁令是引发战斗的起因?但斯诺迪诺是这样认为的。

  联邦国防部长都顿(Peter Dutton)曾表现,澳洲须要做好捍卫其北部和南部海疆的筹备,在不任何依据的情形下,暗示中国可能是军事侵犯国。实际上,中国从未表示出这种姿势。

  莫里森政府毫无必要、不负义务地将澳洲推向与中国的对抗,而这样做,主要是为了让澳洲在华盛顿被视为美国的“奉承奉承”的助手。

  澳洲履行独破外交政策权利的全体概念(即一种为本身好处行事的权力)正被一个信心将本人的利益置于他国利益之下的联邦政府所应用。

  在1930年代跟1940年代,守旧派把他们所有的策略信心都寄托在英国。

  当初,联邦政府判若两人的敏感,同样惧怕被摈弃,他们对美国抱有信念。联邦政府不信任澳洲有才能凭借自己的力气在亚洲立足,成为一个骄傲、老谋深算、聪慧的国家。

【编纂:甘甜】